《DOTA2》英雄编年史~卡尔

  祈求者可以随意施展脑海中复杂的魔法,充分做到随机应变。三种魔法元素的任意组合都可以产生十大魔法之一,意味着他向来都是有条不紊地毁灭敌人或者逃离追杀。

  在创立之初,魔法本质上是一门记忆的艺术,有些人认为这才是其最强力的形式。它无需任何科技,也无需魔杖或者其他施法媒介,只需要你有一颗魔法师的心。

  所有的那些祭祀里面的象形符号也仅仅是帮助记忆的手段,初衷是为了让施法者能够回想起施放法术时那大量的细节以及步骤。在那个年代,最伟大的法师就是记忆天赋最高的人,然而魔法祈唤实在是太过艰深,因此所有的法师不得不有所专攻。

  即使是最刻苦的法师,将一辈子奉献给魔法,最多也只能掌握三到四个法术。普通的法师能掌握两个就心满意足了,而对于那些乡下的法师来说,只掌握一个法术也再正常不过——即使这样,在极少的真正需要使用魔法的场合,他还得借助魔典才能战胜自己的健忘。然而,在那些早期的施法者中,有一个例外,一个智力超群,记忆力惊人的天才,以祈求者的名字为人们所知。

  在年少时,祈求者就已经掌握了不下十种法术。是的,不是四五个,也不是七个,而是十个,而且他还能毫不费力的施放这些法术。他学到过更多的法术,但是因为觉得没用,试过一次以后就彻底从脑中遗忘,这样才能为其他更为有用的法术留出空间。

  这些法术就是包括永生之术——能让施法者永生的法术,那些在世界之初吟唱了这个法术的人现在还活得好好的(除非他们被物质毁灭了)。

  而大多数这样的准不朽者都低调的生活在我们中间,害怕他们的秘密泄露:然而祈求者不是一个喜欢隐藏自己的天赋的人。

  他来自远古,比任何人都要博学,而他的心智还有余力让他去思考他无穷的自我价值...以及更多的法术——他在世界毁灭之时的漫长暮色中用来自娱自乐的法术。

  同时,卡尔也是《dota2》里少数几个背景故事与《dota1》还有少许联系的英雄之一。

  《dota2》官方背景上表示卡尔很久以前就能熟练掌握十个以上的法术,不过有些法术的存在就像充数一样,在实战中派不上什么用处,所以就从记忆中删除了没用的法术,保留了十个常用技能。

  在2005.6.6发布dota6.10祈求者被第一次加入游戏,当时他可以用三种元素结合出27种独立技能,imba版的名字直接叫做创世神,不过好景不长,四个月后祈求者被删掉,直到两年后的6.50,祈求者这时才正式回归dota,此时的技能也变为了我们更为熟悉的十个。这与dota2背景故事遥相呼应。

  如果不考虑过多细节的线的祈求者的背景勉强是可以连上的(耐奥祖出来搅局)。

  祈求者拥有不死之术,在世上生存了很长时间,导致dota2里很多英雄都对祈求者很熟悉,比如互动台词:

  在当时,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当版本更新时,有些人就会写一个假的版本更新日志,就为了看看别人有什么看法,2011年4月发布的伪造的6.70更新日志《魂守加强跳刀降价》在中文网站上出现,很多dota玩家 争先恐后地进行查看,有一个用户(歪果仁)通过Google翻译想尽快的看看版本更新情况,用谷歌机翻把凯尔错翻成了 Carl。Kael被错误翻译成了Carl之后,人们先是纳闷,然后觉得这个笑话还不错。dota社区似乎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槽点 冰蛙戏称卡尔这是自找的。同时出现的一个内部笑话就是祈求者的原名其实是Karl。DOTA2公布祈求者时,正式删除了Carl的名字,或者说删除了Kael的名字,统一称其为“祈求者”。但是!Carl的唤法并没有绝迹。在少数英雄台词里,仍可见到这个让人亲切的称谓。

  要说关系和祈求者比较近的,就是拉比克了,但二人的关系并不好,拉比克也知道祈求者以前的许多秘密,比如拉比克有一句互动台词:“Invoker now, eh? No longer the Arsenal Magus?”你的名字现在是祈求者?不再是阿森纳魔法师了?(暗影萨满也有类似台词)击杀祈求者会说:“Even the Arsenal Magus falls before my magic.”即使是阿森纳魔法师依旧会败给我的魔法。当然,作为敌对,祈求者击杀拉比克也会回应道:“Shitty wizard!”傻瓜魔导师。

  卡尔性格高傲,在游戏中他不会对其他英雄触发任何台词(对拉比克的那句真的算是破天荒级别的了),但是他却对修补匠有一句隐藏台词:“What made me turn you into a Dark Magic Goblin?”让我把你转变为暗黑魔法地精如何?